2019年排列三走势图

徒步虎跳峽

云南 金沙江 虎跳峽

麗江虎跳峽

首頁 > 江河 > 目的地 > 麗江 > 徒步虎跳峽

文旅作家、知名旅游博主、撰稿人、樂途靈感旅行家,人民日報社《民生周刊》特約旅行作家,自媒體作者。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響力有多大?

分享此頁至

復制成功,去粘貼吧

虎跳峽的濤聲

路在一塊凸起的高臺前消失,我們不知不覺已走到谷底深處,腳下咆哮的江水震耳欲聾,白嘩嘩的浪花沖擊著兩岸的黑色的巖石,站在很遠的巖石上,腳下都能感覺到微微的震動,那聲音仿佛來自于地心一樣,整個峽谷都在搖晃。

峽谷里的金沙江水是無法靠近的,即使你站在遠處的礁石上,都會被翻騰的江水弄得頭暈目眩。在來時的路上,江水一直像一匹陽光下波光粼粼的淡黃色綢緞,在寬闊的河床里緩緩地流淌,而過了橋頭,進入峽谷,它立刻變成了一頭暴怒的蛟龍一樣在狹窄、陡峭的高峽谷間翻騰、碰撞,它的暴怒來自對兩岸的玉龍雪山和哈巴雪山的阻擋和擠壓,它怒吼著、喘息著,讓湍急洶涌的江水變成巨大的漩渦在峽谷里橫沖直撞,將白色的滔天巨浪撕成碎片摔向兩岸的巨石,整個峽谷里的江水像瘋了一樣怒吼著、沖撞著,撕裂著,掙扎著,激起的濤聲在峽谷間久久地回蕩,在這里,你看不見她溫順的江流,整條大江變成沸騰的泡沫。

虎跳峽里金沙江的濤聲 攝影/劉宏秀

在這里,你所感受到的金沙江是不平靜的,憤怒的,你沒有勇氣坐下來心平氣和聽它的傾訴,你只能站在遠遠的高處,去欣賞它驚心動魄的交響,它暴躁、憤怒、狂野不羈的壞脾氣一旦發作起來,就像一匹無人能夠駕馭得了的天馬,誰靠近它,它就立刻會將誰撕成碎片。

我被來自江底的濤聲震得神思恍惚,這奔涌的、來自雪山的江水跋涉水、究竟蓄積了怎樣的能量,讓它發出如此震徹寰宇的吼聲?好奇心驅使我向怪石嶙峋的江邊走去,我想站在那些突兀的巨石上近距離看一眼咆哮的金沙江。一只手從背后猛地拽住了我,回頭,那個領隊兼向導的納西族小伙子面色冷峻,用毫無商量的口氣說:“收起你的好奇心,別讓自己死無葬身之地。”我被這個一路上和藹的有說有笑的小伙子冷酷的表情嚇著了,趕忙收了腳步,他說,前幾天,一個外國人就是這樣站在江邊,被巨浪拍到了水里,到現在尸骨無存。

剎那間,我似乎領略到了金沙江面容猙獰的另一面。

領隊是一個叫小禾的納西族小伙 攝影/劉宏秀

走出棧道

前面已無路可走。

一面絕壁橫在眼前,一條修在絕壁上的鳥鼠道蜿蜒其中,隱隱地在靠近右的懸崖上,不知何年何月,誰人在這絕壁之上鑿出一條人工棧道,那條棧道就掛在懸崖峭壁之上,像是從對面拉過來的一條老樹的枯藤,彎曲著,我們走上這條棧道的時候,才發現它的高度剛剛能容下一個人站著的高度,有些路段貓著腰才能通過,棧道上崎嶇不平,勢嶙峋,腳下濤聲震天,似有千軍萬馬擂起千面皮鼓,那鼓聲在峽谷間跌宕回旋,聲音傳到棧道里,仿佛是有呼呼的風聲刮過。

雪山棧道 攝影/劉宏秀

這里似乎是最沒有故事可言的地方,人在其中,如同一只被塞進地縫里的螞蟻,盡管外面天高云淡,此刻卻調動了渾身的感官,不敢抬頭,不敢往下看,不敢側身,眼睛盯著腳下的砂土路,生怕出現任何的閃失。

走出棧道,令我無法想象的是,接下來我會面對一堵壁立千仞的石壁,我不能不面對它,因為此刻,我們一行已經身處峽谷底部,只有翻過前面這面一樣的絕壁,才能到達絕壁之上的那條碎石公路,至此,我們已在大峽谷徒步了三個多小時,不然,天黑之前,我們就要被困谷底,插翅難飛。

陽光開始從峽谷中退出,巨大的影投射下來,仰望頂,片片白云在窄如一線的天空中自由飄蕩,那時我想,假如我能變成一片白云,該有多好。翻越天梯,我們每個人必須面對。

若要走出峽谷,要從這里翻越天梯 攝影/劉宏秀

翻越天梯

如果沒有勇氣翻越天梯,就要從另外一處懸崖上的小路繞道迂回,那條小道也是不知何年何月是何許人鑿在絕壁上的攀巖一樣的石窩,和架在這面石壁上的天梯相比,我選擇了后者。

站在絕壁下,仰頭往上看。天梯在半空中就被絕壁上生長的雜草灌木遮住了,只有兩條黑色的虛線在茂密的草叢中若隱若現。你不知道它的高度,因為這架天梯架在接近于90度的垂直峭壁上,上去是只能一個一個上,前面的人到達頂部后敲打鐵梯,通過響聲向下傳遞信息,下面的人才能攀爬而上,我選擇跟在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后面,他開始上的很快,大概上到五十多個臺階的時候,我發現他的體力漸漸不支,他雙手緊緊抓住上面的鋼筋,整個身子緊緊貼在崖壁上,我仰著頭,脖子盡量向后仰,依然看不到盡頭,終于,他歇了足足一刻鐘的時間,身影消失在雜草叢中的絕壁盡頭。

翻越壁立千仞的懸崖,唯一的支撐就是幾根釘在上面的舊鋼筋

該輪到我了。

我告誡自己,一定要沉住氣,不慌,不慌。我屏住呼吸,告誡自己盡量不要聽身后的濤聲,但是,越是這樣,那翻滾的波濤的聲音越是清晰地傳到我的耳朵里。由于兩根鐵棍之間足足有五十公分的距離,我踩在上面的兩只腳必須同時踩在一根鋼筋上才能邁開另外一只腳,又因為天梯的寬度只有不到身體的寬度,每次大幅度往上抬腿的時候,我的另外一條腿不得不承受全身的重量,而上半個身子幾乎就要被扭動到鐵梯之外,那只抬起的腳才能落在上面一個鋼筋上,雙手握著的鋼筋只有手指粗,一陣風吹來,這架簡陋的銹跡斑斑的鐵梯瞬間晃動起來,我立刻將身體緊緊貼在上面,雙眼緊閉,心跳加速,那種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感覺瞬間襲擊了我,腳下是深谷,背后是江水的濤聲,這時,如果再一陣風吹來,我雙手一松,或者腳下懸空,我的身體就會像一張紙片一樣瞬間被吹到波濤洶涌的江中,或者摔在江邊怪石嶙峋的巨石之上,我不敢再多想,任何一種不測都會將我置于萬劫不復的死地。

此刻,我雙腿打顫,臉上的汗順著臉頰流淌,在這個臨時組成的集體中,沒有專業的裝備和專業的人員,身處半空之中,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冷靜,再冷靜。

我至今都想不明白為什么會選擇了那樣一條生死之路。

“小心啊!”

上面終于傳來小和的聲音,我鼓足勇氣,盡管汗流浹背,盡管雙臂酸痛,盡管兩腿發軟,盡管掌心刺痛,我還是一級一級邁過了最后幾級,當蹲在上面的小和伸手拉住我的時候,我幾乎是被他拖拽上去的,一屁股坐在鐵梯旁的石頭上,臉上的肌肉幾乎就要僵硬在哪里,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在二十八個人當中,有一半的人選擇上天梯,這一班人中,只有我和來自廣東的另外一個女孩子順利爬了上來。那些半途退卻的只能繞道而行,那時,為了等后面的人,我已經在一個賣水窩棚里美美地休息了半個小時。

匍匐于絕壁上 攝影/劉宏秀

那是我在金沙江大峽谷里見到的除那位牧羊老人之外的第二個當地人,同樣淡定、坦然的面容上沒有任何被生活所困的表情,所不同的是,這是一位賣雜貨的男人,和那位81歲的牧羊老人相比,他的年齡稍微年輕了一些,所謂雜貨,或者說,在這樣一個險峻且人跡罕至的峽谷里,與其說賣貨更不如說是與人方便。在一塊突出的懸崖邊上,幾根樹枝被幾根鐵絲捆綁起來,圍城一個柵欄一樣的木籬笆,就算做墻了,靠近木籬笆的地方,有幾根樹枝被幾塊磚頭支撐起來,就算做是擺放物品的柜臺了吧,柜臺的上方,是幾根竹竿支撐起來的一塊破舊的藍布,算作屋頂了,而擺在柜臺上的只不過是幾瓶礦泉水和幾罐不知道何年何月的紅牛飲料,罐體的顏色都已經暗淡失色。邊上還擺放著幾個皺巴巴的橘子。如此而已,然而在靠近懸崖的地方卻放著一張長長的木板做成的簡易木板凳,顯然是供人們休息的,我就勢在那塊長長的板凳上坐下來。身體頓感輕松了許多。便和賣水人攀談起來。

他沒有給我們推銷那幾瓶礦泉水,也沒有讓我們買它的橘子,他就那樣安靜地坐在那里,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頭上歪戴著一頂褪了色的帽子。臉上安詳的神態讓我不由自主地又想起剛才那位牧羊老人。

在虎跳峽里唯一的賣水人 攝影/劉宏秀

且不說他的家庭情況,單單在這個深谷中的懸崖峭壁旁搭建一座這么簡陋的窩棚也并非一間容易的事情,那些被砍伐下來的樹枝要從上的簡易路上一根一根扛到這半腰上,在這么陡峭的懸崖絕壁上,一個人空著手上下還要手腳并用,就更不用說刮風下雨的時候了,他說,從家里走到這里要兩個多小時的時間,有時候,一整天都不會碰到一個人,即使是在陽光充足的冬季,這里旅游的人本來就少,絕大部分又是探險的人,他說,他只想在這里搭建一個這樣遮風避雨的地方,給路過這里的人行個方便,等以后來這里的人多了,自然生意就會好一點。

 那一時刻,我的五臟六腑再一次像被掏空了一樣,內心最柔軟的東西再一次被擊中。我不知道在他面前該怎樣開口講名利世俗,但這種面對顯然和動物有所區別。盡管他言語木訥、羞于表達,但他的眼睛是真誠的,他的心地是善良的(從那只供路人休憩的長板凳看出),我不知道人在怎樣的生存環境下才能得到滿足,一個人真正的幸福是得到還是付出,當一個人得到別人不該得到的東西而不滿足的時候,另一個人卻在用一頂破舊的搖搖欲墜的布篷和一條簡易的木凳為過路的人提取方便,這件事在這個憨厚的男人看來,取舍之間,他的內心堅定著自己幸福和滿足的標準。

在云南,在大深處,我見過太多這樣的里人,無悲無憤,無怨無悔,淡然一生,幸福一生。

他的身后,是亙古長天,接天連地的金沙江大峽谷,從青藏高原一路南下,在穿越橫斷的三條大江里,只有金沙江在這里劈開兩座大的重重阻隔,殺出一條血路,一路東去,從此,這條大河泱泱數千里,流淌在中國的版圖上,像一條昂首挺胸的巨龍,向著大海。晝夜不息。

他的臉上身上灑著峽谷里纖塵不染的純粹透明的陽光,因而,我也似乎看見了來自于另外一種我無法用肉眼看見的眼光,這種陽光來自于這些生活在這些貧困地區的人們善良純凈的心里,與那些忙碌的都市人相比,他們的生活簡單而單純,他們的精神透著陽光般淳樸而溫暖的氣息,在他們的臉上,你找不到迷茫,哀怨,也找不到疲憊和扭曲,他們在大自然的四季輪回中天人合一地生存、生活著,那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與大自然相依為命的閑適和坦然也不是哪一個都市人所能面對得了的。

從他們那雙坦然的眼睛里,我似乎能窺視出自己內心的膽怯和渺小來,那種渺小是對生存環境的不知足中分解出來的一種令人身心愉悅的自卑。

那一刻,面對孤獨,恐懼,我不再懼怕死亡,如果我的生命以這種方式消失,或許比淹沒在世俗名利的漩渦泥沼里腐爛要干凈的多。

峽谷 攝影/劉宏秀

從虎跳峽返回麗江的時候,已是華燈綻放,躺在恭爺客棧的小床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靜,白天的驚險時時在我腦海中跳躍翻騰,索性起身,穿了厚厚的沖鋒衣,邁過那道高高的門檻,走上了霓虹閃爍的麗江古城。

白天的喧嘩像潮水一樣消退,古城恢復了往日的寧靜,有人說,到麗江看古城,享受那份寧靜只能是黃昏或清晨,白天這里的人頭攢動會讓你感覺到蕪雜,而夜晚則是另一番景象。

我獨自沿著青石板小路,在迷宮一樣的古城無目的地游走,偶爾,大石橋的欄桿上,幾個外國人在低語,石橋下的水流輕輕地扶疏著水中碧綠的水草,一切顯得那樣的寧靜,安逸。我路過一個叫今生有約的小客棧,獨自上樓,臨窗而坐,古城的點點燈光在遠處閃耀,耳邊播放著若有若無的輕音樂讓我的身心放松,我掏出手機,在屏幕上寫下幾個字:明天就要離開麗江了,但是,在夜深人靜的古城,我卻不知道將這條消息發給誰。

那一刻,我多想有一人陪伴在我的身邊,將這千年古城的靜謐攬進幽深悠長的恍惚之中。

虎跳峽

樂途旅游網與樂途靈感旅行家:清水無魚 更新:2016.07.04

徒步 峽谷 江河

?
0+1

您已經喜歡過了~

已釘到靈感墻

釘到靈感墻上

  • 創建新靈感墻

    該靈感墻已存在

    0/10
    僅自己可見
確定
?

更多虎跳峽的靈感

3條評論

回復 MayoginToAction入夏請問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錄才能評論,馬上注冊 寫下我的評論

0/140

?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徒步 峽谷 江河 靈感

發現更多靈感 徒步 峽谷 江河

靈感文昨日閱讀量排行|月度閱讀量排行

官方微博

2019年排列三走势图 赛车pk10历史记录 时时彩如何看懂走势图 元丰15选5定胆杀号 体彩11选5口诀 福彩3d小财神661345 体彩31选7推荐号码 广东时时20选8记录 十五选五基本走势图 浙江省政府网站官网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